logo
“一刀切”切成傷心地,想不通

在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采訪時,湟水河流域禁養區內45家養殖場被拆除的情況,引起了記者的關注。

2018年,縣委、縣政府下發了《關于民和縣禁養區畜禽養殖污染問題整改實施方案的通知》,明確提出2020年底前,全面完成湟水流域禁養區內45家養殖場關閉、轉產或搬遷工作。

這個《通知》由于涉及面廣、整治力度大,在當地引起了一陣風波。部分來自養殖企業和養殖戶的代表認為,這個《通知》對當地發展多年、有一定養殖規模的企業和合作社采取“一刀切”整治,背離了黨中央、國務院和青海省委、省政府精準扶貧、鄉村振興、發展高原特色養殖業等相關精神,缺少深入的調查研究,是典型的不擔當、亂作為的官僚作風。這些養殖企業和養殖戶的代表,至今有很多想不通。

河林養殖場被拆除后,80畝土地變為砂石地無人問津。

河林養殖專業合作社想不通:中央環保督察組前腳夸贊,地方后腳拆除

民和河林養殖專業合作社位于民和峽門鎮峽門村,合作社法人金永凱是名退伍軍人,中共黨員。2009年,金永凱拿出所有積蓄,賣掉了縣城的住房和鋪面,經民和農牧局批準后成立民和河林養殖專業合作社。養殖場承包峽門村約80畝荒灘,建設豬舍7棟,圈舍面積2500平方米,圈舍內配置自動飲水器、產床、保育欄等配套設施,配套修建飼料車間、庫房等。10年來陸續投資超過680多萬元,成為民和規范仔豬繁殖、生產育肥為一體的自繁自育養殖場。2011年,通過了青海省省級標準規模化養殖小區認定。

2014年,河林養殖專業合作社與峽門鎮鐵家莊村和若木池村162戶農戶簽訂了整村推進扶貧項目,帶動本地區以及周邊地區養殖發展、帶領貧困村民共同致富。2017年2月,養殖基地被青海省農牧廳認定為青海省無公害農產品產地。同年3月,養殖場生豬產品被農業部農產品質量安全中心認定為無公害農產品。

金永凱激動地說,經營期間,自己嚴格遵守政府關于經營養殖場的相關規定,養殖場各項手續齊全,積極帶領周邊村民致富。2017年11月,在省、市、縣領導的陪同下,中央第七環保督察組到河林養殖場進行了現場檢查,對養殖場各項環保工作開展情況給予充分的肯定,并鼓勵養殖場要進一步擴大規模。“中央環保督察組走后,有陪同的領導告訴我,這次檢查給地方養殖業長了臉,以后會進一步加大對河林養殖專業合作社的幫扶力度。”

隨即,金永凱擴大養殖規模,又購進能繁母豬165頭,后備母豬35頭,育肥豬200多頭。但就在2018年初,河林養殖場劃入湟水河流域禁養區。

在沒有任何賠償協議、賠償資金的情況下,2019年6月3日,“綜合執法隊”對河林養殖場開展了強制拆除,所有圈舍、基礎設施與設備全部被夷為平地。金永凱含淚說:“按照2019年持續飆升的生豬市場行情,停產造成直接經營損失至少是400多萬元。持續投入建設的700多萬元全部打了水漂,350多萬元的貸款和親友借款也無法償還。

讓金永凱心里不安的還有162戶整村推進扶貧項目也全面停止,他擔心鄉親們有可能陷入返貧。

拆除前已出具規模的興昌悅養殖專業合作社。(圖片由孟賢春提供)

興昌悅養殖專業合作社想不通:回鄉創業遭遇“晴天霹靂”,絕境路上幾徘徊

今年30出頭的孟賢春,是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隆治鄉白武家村人。18歲高中畢業后,通過打工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成了家、找到了穩定工作,還自學了大專文憑。不甘寂寞的他,時常憧憬著人生的美好未來。在和妻子多次商量后,孟賢春拿出了十多年積蓄、湊上借款,在辦理了相關證照、獲得了縣政府職能部門批復后,于2016年3月回鄉成立了民和興昌悅養殖專業合作社。合作社占地20畝,先后投資400萬元建成標準化養殖場。建成牛舍、青貯池、飼草棚、飼料加工車間等,2017年通過青海省畜禽規模養殖場驗收。

孟賢春說:“我2017年養殖肉牛147頭,當年出欄129頭,產值150萬元,實現純收入20萬元。還安置了村里的兩位鄉親,支付工資4.5萬元,直接帶動了兩戶脫貧,貧困戶家門口就業、打工務農兩不誤。”

2017年8月和9月,民和農牧局和科技局分別給孟賢春下達《通知》,提出整改要求,興昌悅養殖專業合作社投入資金按要求做了全面整改。可是,整改剛剛結束,縣委、縣政府下達了拆除的通知……這后來的一切更是孟賢春沒有想到的。

2018年7月,民和單方面聘請評估機構對興昌悅養殖專業合作社進行了資產登記。孟賢春認為,“政府指定的評估機構結果嚴重失實失衡,只評估了合作社一半的資產,而且是市場價格的1成。”在協商無果的情況下,2019年7月10日,對興昌悅養殖專業合作社進行了強制拆除。孟賢春描述了當時的場景和心情,“大型機械的隆隆轟鳴聲中,我辛辛苦苦建成的養殖場變為一片廢墟,對我有如晴天霹靂。巨額負債誰來還?老人、孩子誰來養……當天,我半夜開車到達貴德縣黃河大橋,想一跳了之。徘徊多時,在朋友們的一再勸解下才放棄了輕生的念頭。”

經過半年調整,孟賢春目前情緒稍稍穩定下來,他堅信,“有共產黨的領導,終會有說理的地方。”

拆除現場。(圖片由楊德剛提供)

德剛科技養殖專業合作社想不通:昔日花園養殖場,如今成了傷心地

民和德剛科技養殖專業合作社成立于2012年6月,是經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發改委、農牧局等多部門立項并審批的一家投資1000多萬元的養殖專業合作社。

楊德剛現年50多歲,德剛合作社是他一手創辦的。他上世紀90年代企業破產下崗后,靠開大貨車、做商貿十多年拼搏,積累了一些資金。

2010年,縣政府大力提倡發展玉米、馬鈴薯地膜種植,產量提升明顯。而楊德剛經過調查發現,秋收后產生的秸稈成了大問題,農戶房前院后亂堆亂放,更有直接焚燒污染環境。他認為搞牛羊養殖可以解決秸稈再利用,自己有不少當年下崗的同事,加上周邊村民,企業用工也不是問題。于是他自籌資金近1000萬元,在民和核桃莊鄉大莊村流轉27戶村民43畝土地,德剛合作社于2013年4月建成投產。

經過不懈努力和摸索,楊德剛克服了合作社初期牛羊養殖“死亡率”居高不下的難關,積累了經驗,收獲了回報。2014年,德剛合作社被原農業部授予規模化養殖場(小區)。

2015年,合作社投資398萬元建設一座500立方米大型沼氣池,以進一步擴大養殖規模。同年,根據環保要求又投資48萬元建設300立方米糞便堆放場、900立方米尿液儲存池,建設完成并得到竣工驗收報告,德剛合作社成為無公害、花園式養殖小區,年出欄牦牛1200多頭,在民和養殖業叫得很響。

然而,2018年6月收到縣政府下發的《通知》,要求合作社在限定時間將所養殖的畜禽全部出欄,停止生產、拆除養殖設備。楊德剛“如同當頭一棒,當時就懵了。”他拿著所有合法手續四處反映情況,最終沒能免除在2019年5月29日,“聯合執法隊”強制拆除了養殖場。

2400噸秸稈飼料撒滿養殖場,隨風翻飛,污染環境。

楊德剛對記者說,“拆除半年多來,我是第一次陪你來場里,當年辛辛苦苦建設起來、發展了7年的花園式養殖場,一夜間化為了烏有,我心酸啊!”楊德剛說他不知道下一步該咋辦,銀行、法院、債主都逼到家里來了,場區因無人值守,三層辦公樓的物品及設備被盜竊一空。

記者親眼所見,德剛合作社場區被拆除后,當時儲存的2400噸秸稈飼料撒得滿坑滿谷,在寒冬中隨風翻飛……(本報記者 申維祖 文/圖)

編輯:張彥晨
閱讀量864
100个金点子赚钱项目 分配工资会计分录 2018年001至152期资料 七星彩排列七开奖号码 手机赚钱软件日入百元 浙江20选5怎样算中奖 平特一肖资料免费 52大庆麻将1098 足球比分手机 津乐天津麻将手机版下载 权重股票有哪些 手机好玩的棋牌游戏 上海11选五计划 体彩顶呱刮20出奖规律 急速赛车彩票网站 118管家婆彩图 好运彩快三是合法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