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新冠病毒源頭在美國?專家解讀來了

隨著新冠病毒席卷全球,一條“臺灣節目追溯新冠病毒源頭,然后追到美國去了”的視頻火了。節目中,有關嘉賓判斷新冠病毒源頭可能在美國的主要依據,正是前不久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、華南農業大學和北京腦科中心在ChinaXiv論文預印本網站上聯合發布的一篇論文。

這篇引起臺灣節目關注的論文說了啥?依據這篇論文,能否得出新冠病毒的源頭在美國的結論?為此,記者特別邀請了蘭州大學研究員趙序茅,為大家解讀這篇論文中的相關信息。

病毒溯源:找啊找啊找“爺爺”

此次臺灣節目之所以將新冠病毒源頭追到美國去,一個重要理由是:在美國發現了單倍型H38的病毒樣品。

什么是單倍型?從事氣候變化生態學和保護生物學研究的趙序茅打了個比方:正如一個公司由多個職責不同的部門相互協作才能有效運轉,病毒的特性也由很多基因決定,單個基因不能發揮作用,這一個個單倍型就好比一個個獨立的部門。簡單說,單倍型就是決定同一性狀的基因組合。

這篇由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郁文彬等人合作的論文,收集了覆蓋四大洲12個國家的93個新型冠狀病毒樣本的基因組數據(截至2月12日),并發現這93個病毒樣本包含58種單倍型。

而且,論文中,單倍型演化關系顯示,單倍型H13和H38是比較“古老的”單倍型,通過一個中間載體——mv1(可能是祖先單倍型,也可能是來自中間宿主或“零號病人”)與蝙蝠冠狀病毒RaTG13關聯,并通過單倍型H3衍生出單倍型H1。

根據這一單倍型演化關系,如果我們簡單梳理,可以得到下面的兩組示意圖:

mv1→H13→H3→H1

mv1→H38→H3→H1

這意味著什么?“最開始的是單倍型mv1。”根據趙序茅的解讀,新冠病毒就像一個家族企業,

H38和H13是病毒的第一代創始人,我們可以稱之為爺爺輩單倍型;

之后的H3是病毒的第二代掌門人,我們可以稱之為父輩單倍型;

而H3衍生出孫子輩H1,則是病毒的第三代掌門人。正是這個孫子輩H1讓病毒空前強大,如日中天。

H1又衍生出曾孫輩的H56和mv2,作為第四代掌門人。

按照正常邏輯,爺爺輩的單倍型所在地就是病毒的祖籍。但論文研究團隊發現,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聯的患者,其樣品單倍型都是孫子輩的H1及其子孫后代(也就是單倍型H2、H8-H12),僅有的一份武漢樣品單倍型H3,也就是父輩單倍型H3,還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。

據此,并結合病患發病時間記錄和種群擴張時間,論文研究團隊推斷:華南海鮮市場的新型冠狀病毒是從其它地方傳入進來,在市場中發生快速傳播蔓延到市場之外。換句話說,該論文認為,華南海鮮市場不是病毒發源地。

疑問來了:源頭在不在美國?

研究到此并未結束。順藤摸瓜,論文研究團隊對兩個“古老的”單倍型,即爺爺輩單倍型H13和H38的病毒樣品又溯源,發現他們分別是來自深圳的病患(廣東首例)和美國華盛頓州的病患(美國首例)。其中,美國的這個病患就是臺灣節目中提到的單倍型H38的病毒樣品。

既然爺爺輩的單倍型是在深圳和美國發現的,那么這是不是說明深圳和美國就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呢?

事情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。關于判斷新冠病毒來源,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、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在接受有關媒體采訪時,曾說了兩點:

一、這個病毒出現的時間點,哪里最先出現的,要追究這個時間的先后;

二、要尋找它在進化樹上面的位置,后面基因的進化是在前面的基礎上。

而追蹤爺爺輩單倍型H13和H38患者的感染時間和活動軌跡,論文研究團隊發現,兩位患者的旅行記錄顯示,他們應該都是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1月初在武漢活動期間被感染的。換句話說,論文研究團隊認為兩個爺爺輩單倍型H13和H38來自武漢。

“此外,臺灣節目認為在美國的病毒中包含5個單倍型群,所以美國是病毒起源。這說明美國感染病毒的途徑比較多,比如武漢、澳大利亞、深圳等。”趙序茅分析。

因此,基于這篇論文我們無法得出新冠病毒源頭在美國的結論。

“根據基因組分析,新冠病毒的源頭并不在華南海鮮市場。其源頭究竟在哪,還需要相關研究者的繼續追蹤,但根據目前的相關研究,應該還在武漢。”趙序茅稱。

專家解讀:美國流感中有些人可能死于新冠肺炎?

既然如此,現有武漢樣本,為何沒檢測到“爺爺輩”單倍型?論文研究團隊認為,這可能是因為現有樣品主要采自幾家定點醫院,而且樣品采集時間局限于2019年12月24日和2020年1月5日。

按照趙序茅的話說,武漢病毒樣品采集時間較晚。隨著病毒的推陳出新,其單倍型不斷壯大,多樣性不斷豐富。“武漢因為采集時間較晚,此時爺爺輩的單倍型很有可能已經被父輩、孫子輩的單倍型替換了。”

事實上,關于這項研究的局限性,論文作者郁文彬也曾在接受有關采訪時坦陳,這項研究有個不足,那就是93個樣本中,武漢樣本主要是早期的,如果有更多武漢樣本進行基因組測序的話,可能在溯源方面可以找到更多的證據,比如說找到 H13 和 H38 單倍型,可能可以幫助找到病毒來源。

“病毒是不斷更新換代的,根據這篇文章的研究報道,美國攜帶H38單倍型的病毒患者有過武漢期間的旅行史和武漢地區密不可分。且病毒確診病例在美國的基數比較小,病毒擴散得比較慢,因此病毒更新換代也慢,因此找到爺爺輩的單倍型也不奇怪。最關鍵的問題是樣本量太少只有93份病毒樣品,且樣品采集時間較晚,這是影響分析結果最重要的因素。”趙序茅如是分析。

鑒于此,論文研究團隊提出,如果能在武漢其它醫院早期的病患檢測到這兩種單倍型,將對于尋找病毒來源非常有幫助。

對于武漢為何會成為疫情主要爆發地,而較早出現爺爺輩單倍型的廣東則相對較好?趙序茅分析:一來流落到廣東的病毒量較少,二來地方發現后采取了相對嚴格的應對措施。反觀武漢,病毒種群大,前期沒有及時有效采取更嚴厲的舉措,這就導致感染的人越來越多。

除了這篇中科院的論文外,臺灣節目中有關嘉賓將新冠病毒源頭追到美國的另一依據,是一則“美國流感死亡1.2萬人,其中有很多可能死于新冠肺炎”的相關消息。

對此,趙序茅認為,這種沒有數據依據的推測可信度不夠。他說,雖然新冠肺炎和流感的臨床癥狀有一定的相似性,且兩種都屬于RNA病毒。但是這是兩種不同的病毒,沒有親緣關系,且流感和新冠肺炎的檢測方式也不同。

“人類和流感病毒打交道的歷史悠久,對流感的檢測遠遠比新冠病毒成熟,只需要一個簡單的流感快速核酸擴增試驗就可以判斷。因此,誤判的可能性不大。”趙序茅稱。

事實上,就在當地時間28日,世衛組織專家表示,目前尚無法確定新冠病毒源頭。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技術主管科霍夫表示,要確定導致人感染新冠肺炎的中間宿主動物,還有很多要做的工作。目前還沒有確切的答案,但正在積極研究。

經濟日報新聞客戶端

責編:張倩

編輯:管理員
閱讀量893
100个金点子赚钱项目 850金蟾捕鱼旧版本 网络游戏如何赚钱 上证指数上证指数 北京麻将124怎么算钱 精准内部一头一尾中特 北京福彩快乐3开奖结果 pk10开奖历史 手机股票软件下载 网盛棋牌游戏安卓版 正规期货配资 贵乐园棋牌游戏大厅 京东方A股票走势 加拿大快乐8预测pc28 江苏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姚记棋牌是不是正规平台 今日跌停股票名单